当前位置:落春泥>女生耽美>寒门千金> 32.又是璇姐 一章半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32.又是璇姐 一章半(1 / 4)

刘寂强迈出步子出门的时候, 若薇正玩儿的起劲,她正指着冯氏道:“仙女要吃蟠桃,变变变。”

家里当然有蟠桃, 是京兆杜家打发人送来的, 若薇最爱吃桃儿, 冯氏都收好了,只等她何时吃就拿出来。

冯氏正打眼神给素馨, 素馨憋笑下去拿, 错眼就看到刘寂出来,若薇还闭着眼睛等冯氏喊睁开,就见冯氏咳嗽一声。

她察觉到不对,微微睁开双眼, 却见到了一位紫袍少年正含笑看着自己, 若薇不知道刘寂还未走, 才这样孩子气的玩耍, 哪里知晓还有人在, 瞬间羞赧,躲到冯氏身边。

刘寂撩袍下来, 他当然不会真的赶人走, 只是笑吟吟的道:“师母, 是弟子昏聩写到这个时候, 口干舌燥的,想出来讨杯水喝。”

“好好, 我让人给你斟茶去, 就不打搅你们做学问了。”冯氏说完,又让若薇和蘅哥儿给刘寂见礼。

若薇看着这个眼前神采飞扬的少年,略福了一身:“二公子。”

“带你弟弟下去吧。”冯氏赶紧道, 虽说她这个人喜欢看话本子做梦,但是规矩上很严谨,女儿家可不能行差踏错一步。

若薇不敢耽搁,拉着蘅哥儿的手飞快跑了,回到房中,素馨把蟠桃送过来。她让素馨坐下说话,忍不住问道:“现下都要吃晚饭了,那位刘公子还要在咱们家写吗?”

素馨也很同情:“听说还有好几篇,方才您跑进来,那刘公子被老爷喊进去了。”

“真是的,我还以为家里没人呢,倒是平白让人笑话了。”若薇撑着脸,只觉得自己今儿有些流年不利。

但是想起刘寂居然是爹的学生,也是深表同情。

她爹那个人看起来俊俏非凡,谈吐清雅,一双桃花眼看起来潋滟温和,可是真的和他在一个屋檐下的人才知道她爹简直就是个魔鬼,这个人对自己狠,怕睡着直接用雪搓脸,对别人更狠,别说是帮娘减肥,就是她写字握笔姿势不对,打手板都打到她害怕了。

蟠桃虽然扁扁的,但是果肉厚实多汁,尝起来口感绵密。

这蟠桃当然也送了一盘进去书房,已经削皮切好还插上叉子,刘寂不敢看,立马埋头写着,暗忖自己今日恐怕都回不了家了,想想方才杜家院子里人家小孩儿玩的多开心,他就暗道自己不该把曾先生气走,如今请来的这位杜先生可真是太厉害了,爹都对他言听计从。

还好这篇策问写完,杜宏琛开恩:“先吃饭,吃完再继续写,我陪着你写。”

晚膳杜家吃的很清淡,一样老鸭汤、一碟东坡豆腐、一方盒菜蔬,又有两样拌菜稍微有点滋味,酸甜的黄瓜伴着虾肉,再有海蜇豆芽菜,另有一样炸的椒香排骨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杜家吃的比较好的菜色了,自家素来吃饭也不过三菜一汤,今日是有客人才弄这些,但她很清楚这些肯定是比不得人家侯府的,自家觉得是丰盛,人家可能还觉得简陋。

殊不知刘寂早已饥肠辘辘,坐下来之后风卷残云吃的很欢,还是杜宏琛怕他撑着,让人送了消食的茶来。

天色越来越暗,已经到了掌灯的时节,杜宏琛寒门出身,在翰林院这样看似清闲的地方要出人头地,他就不可能轻松,匆匆吃完饭,他就继续看相关的书。

饶是刘寂平日被人夸天资聪颖,所以虽然学业用功,但也不够勤奋,认为自己是可以胜任,但真正的读书人,人家已经翰林了,还是头悬梁锥刺股。

他又埋头纸堆,杜宏琛也不是一味的严厉,还怕他冻着,让人拿了自己的大氅来替他添衣,这也是刘寂不敢真的觉得先生不好让父亲辞退的地方,因为杜先生对自己严厉归严厉,还是很关心自己的。

……

隔日,若薇再起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出来了,她在房里用完早膳,拿着针线开始做起来。又有容般若过来同她一道做针线活,容般若和容观音不同,她性情尖刻的多,也常常直言不讳,和这样的人说话,若是意见一致还好,若是意见不一致就容易口舌。

“你在做荷包吗?”容般若问起。

若薇点头:“无事就做做针线,免得手生疏了,你呢,那日我听你姐姐说你络子打的不错。”

容般若自然不是真的找若薇做针线的,她就是来打探消息的,所以胡乱敷衍几句,她就试探的问起:“我怎么听说靖海侯府的公子一大早从你们家出去的?”

这话听的有歧义,若薇解释道:“昨日他写文章写的太晚了,索性就在我们这里住下,总不能宵禁还出去吧。”

“也是。”容般若笑着。

打探完之后,容般若面子功夫都懒得做,又推说自己怕她娘说,拿着络子回去了,若薇看她的背影忍不住摇头。

中午,隔壁宋家送来半篓螃蟹来,冯氏决定留着等杜宏琛回来吃。

冯氏也在愁钱,现在到京里,家里无人来还好,一旦有人来消耗就大,她还想一年攒点钱也困难。

所以冯氏和女儿合计:“咱们要不要做些什么赚钱?我本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